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篱评剧

与有趣人,谈无聊事……

 
 
 

日志

 
 

《绅士的品格》②:隐秘的恶意  

2012-05-29 20:21:20|  分类: 韩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声明:世界上最无聊的事情是看电视剧,比看电视剧更无聊的是重复看同一部电视剧,比重复看同一部电视剧更无聊的是写剧评感想。《东篱笔记》的每一篇,都是东篱花费了大量时间的产物。希望大家尊重东篱的劳动,转载:请注明出处并加上链接。聊天请伊妹儿zrzy197508@163.com

 

《钟无艳》:好德还是好色 - 东篱下把酒 - 东篱评剧《钟无艳》:好德还是好色 - 东篱下把酒 - 东篱评剧【东篱笔记 428  篇】《钟无艳》:好德还是好色 - 东篱下把酒 - 东篱评剧

 

 

 

 

我曾经试图为这部剧界定一下类型,但发现不能成功。属于中年男人的自我调侃吗?但编剧是细腻的女性,台词再怎么辣,都逃不脱女性视角。励志吗?这四个大叔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分明都算是成功的雅痞。探讨剩男剩女的情感世界吗?这剩的时间也太长了点儿,所谓剩女题材,主角都要是在将剩未剩的年龄才共鸣得响。会像《秘密花园》那样塑造一个“寡人有疾”的主人公吗?我想好编剧从来不想重复已成功的作品,金编不应例外。

后来想开了,这就是一出典型韩剧——不务正业,专谈恋爱。何须什么话题?《我人生中最后的绯闻》是中年版的《浪漫满屋》,但我不忍心说《绅士的品格》是中年版的花样美男,虽然四只主角个个真美。我依然固执地想认为:这是学长再一次爱上已经单恋的女生。所谓的F4,其实只有李正录是目前与主角关系不明的,崔润和林泰山的纠葛作用应该让它明朗化(以上,纯属东篱YY,不介意被各路粉丝pia飞)。因为只是一厢情愿,所以东篱只能选定金所长一人,去体会他的爱情排排队之苦乐。

好吧,这一次的学长,他与时俱进地化身毒舌成功男;不变的是,一颗心依旧是从开始就沦陷了。

徐伊秀是典型的韩剧女主:善良、热血、有点小迷糊,好身材但保守,很帅气但隐藏。这种存在感不强的女生,一般只有优秀男主独具慧眼能珍惜。

金道振对徐伊秀是两两归一、每见钟情。不奇怪,但是,金所长你确定你要这样抓着把柄,苦苦追问吗?因为那几乎是一种不绅士的纠缠。

如果说“真不记得我了吗?”源于一股最初的不甘心,那么“你爱着泰山君吗?”则接近自虐了。

一副手套泄露的真相惨不忍睹,闷骚的金所长没有骂娘,他只是竖了一下中指——让那副见鬼的手套。但是坏笑不能掩饰失落,一次次的刁难一次次的纠缠,还是不甘心:凭什么他不想错过的女人爱上了别人?

怀着一股隐秘的恶意,金所长非常逼问:你为什么喜欢林泰山?

“不用为什么,从见到第一刻开始就喜欢,每一次见面都更加喜欢,就算不见也喜欢。”

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人:原来,尖锐的失落感是这样的;面上,还是要做出无表情的样子;突然,就不想再继续这个猫鼠的游戏了,给她,都给她,如她所愿;回家,独自看着便笺冥想,无视混蛋的断语,不会再有下一次她的期待先约了吧。

至此,金所长在不惑之年的这次单恋,貌似可以结束了。

可是,出乎意料的,第二天,她就打电话来了,在情人节的大清早。在猫和鼠和猫的迅速而奇妙的反转中,金所长迎来了他这辈子最神奇的情人节礼物。

 

 

 

 

 

 

《绅士的品格》2 - 东篱下把酒 - 东篱评剧貌似追笔

 

《绅士的品格》2 - 东篱下把酒 - 东篱评剧貌似确认

 

《绅士的品格》2 - 东篱下把酒 - 东篱评剧貌似满意

 

《绅士的品格》2 - 东篱下把酒 - 东篱评剧貌似解恨

 

《绅士的品格》2 - 东篱下把酒 - 东篱评剧貌似释然

 

《绅士的品格》2 - 东篱下把酒 - 东篱评剧貌似放开
 
 
 
 
 
 
 
 
 
 
 
 
 
 
 
 
 
 
 
 

 

《绅士的品格》2 - 东篱下把酒 - 东篱评剧

  评论这张
 
阅读(1902)|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