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篱评剧

与有趣人,谈无聊事……

 
 
 

日志

 
 

《瑰宝1949》:容恺之的真面目  

2011-06-24 20:23:49|  分类: 台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声明:世界上最无聊的事情是看电视剧,比看电视剧更无聊的是重复看同一部电视剧,比重复看同一部电视剧更无聊的是写剧评感想。《东篱笔记》的每一篇,都是东篱花费了大量时间的产物。希望大家尊重东篱的劳动,转载:请注明出处并加上链接。聊天请伊妹儿zrzy197508@163.com

 

《钟无艳》:好德还是好色 - 东篱下把酒 - 东篱评剧《钟无艳》:好德还是好色 - 东篱下把酒 - 东篱评剧【东篱笔记 354 篇】《钟无艳》:好德还是好色 - 东篱下把酒 - 东篱评剧

 

 

 

 

1——8集观感:

容恺之渐渐显露他的真面目。50年前的青年热血记者,因为冤案被判死刑,又阴差阳错没死成,毁了容,去了唐锐的本名,顶了狱友的名字活下来,吃过许多苦,建立起庞大的金钱王国。

落魄时,人人都说容恺之就是这个调调,吃喝嫖赌都没兴趣,其实他守着的,不过就是心中那个人而已。到现在,这个人杀伐决断从不手软,他习惯掌控一切,也能掌控一切,放不下的,也唯有心中一段情而已。

所以他安排一切。

容恺之最重视的两个人,一个是挚友,50年前指证了他;另一个是爱人,50年前嫁给了别人。

对挚友杨磊,容恺之深深了解他的性格,怪罪或许不至于,但怨气肯定是有的,他能有目的地出现在杨磊的面前,最多是有些心绪高昂,在控制心情和周围人事方面,他已经强大到了没有对手的状态。

但是对李香君,容恺之始终无法平静面对。正是在第八集,容恺之宴请李香君的这一场戏,才第一次让人领教到他对感情的执着甚至接近了病态。他明明人在家里,却故意让赵顾珩以为他在开会。他每个城市的住所里,无所不用其极的豪华程度只显示了他的富有,但是在这里,他居然设置了一间类似审讯室的屋子,让她和她的孙子赵顾珩坐在小餐厅里,而他自己隔着秘密玻璃墙站在她的对面。

他踩着她念老七样酱料的同步节奏,一样一样报出名字来,“麻酱、辣椒油……”随着酱料名字出现的,是带着甜蜜带着酸涩带着情愁的如烟往事……

他让谁等,也不会忍心让她等的——他只是想看着她吃一顿火锅,那是50年前他们临别时的最后一餐火锅。当然,他不会放过她脸上的每一丝表情。他让秘书在外面说各种明示暗示的话语,为的不就是观察她脸上的神情吗?那些往事,对李香君又意味着什么?他不会放过她脸上的每一丝表情。

容恺之为了这两位故人策划一切,但他的最终目的是善意是恶意依然不可得知。东篱突然有个推测:或许赵顾珩正是容恺之的亲生孙子。杨磊李香君容恺之三人年龄接近,容恺之的独生女才正念博士,杨磊的大女儿也才40岁左右,唯有李香君当了奶奶,有个快三十岁的孙子,而她那个车祸中去世的儿子,极有可能是当年在动荡的时局中容恺之(亦即唐锐)和她的爱情结晶。

当年,唐锐去世,李香君到了台湾,也许,她还失忆了,然后,李香君发现怀孕,再然后,爱着李香君的赵顾珩的爷爷娶了怀孕的李香君……最后,容恺之发现赵顾珩就是自己的亲孙子,于是,策划好的一切活生生改了个方向。汗死了,这样一来,喜欢着赵顾珩的容大小姐,岂不是成了赵顾珩的姑姑?晕啊,好好一出格调很高的电视剧被东篱推理成了狗血剧情。

欲知后事如何,东篱赶紧追剧去!

 

 

 

 

 

 

 

《瑰宝1949》:容恺之的真面目 - 东篱下把酒 - 东篱评剧挚友三人

 

《瑰宝1949》:容恺之的真面目 - 东篱下把酒 - 东篱评剧夫妻二人

 

《瑰宝1949》:容恺之的真面目 - 东篱下把酒 - 东篱评剧私定终身

 

《瑰宝1949》:容恺之的真面目 - 东篱下把酒 - 东篱评剧往事如烟

 

 

 

 

 

 

《瑰宝1949》:容恺之的真面目 - 东篱下把酒 - 东篱评剧

  评论这张
 
阅读(1991)|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