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篱评剧

与有趣人,谈无聊事……

 
 
 

日志

 
 

【东篱笔记023篇】《薯童谣》评析36—40集  

2008-09-20 18:54:39|  分类: 韩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声明:世界上最无聊的事情是看电视剧,比看电视剧更无聊的是重复看同一部电视剧,比重复看同一部电视剧更无聊的是写剧评感想。《东篱笔记》的每一篇,都是东篱无聊时花费了大量时间的产物。希望大家尊重东篱的劳动,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体:请伊妹儿zrzy1975@163.com

---------------------------------------------------------------------------------------------------------

        第三十六集:“薯童公子你周围所有的都是不稳定的,但只有我,只有我一直在那位置。”

从璋儿回国到现在,经历了将近二十集的郁闷,至此,剧情又开始激动人心起来。


做出决定的璋儿总是最强大的。我怕璋儿的彷徨、怕璋儿的伤心,而每次他说要试试看,要成为什么什么的时候,总是最精彩的时候。

不仅想成为王,更想成为振兴百济的有所作为的王。所以下了一招险棋,也只有璋儿这样的胆识,才能做出这样旁人看来不可思议的决定。

“玉玺只有在成为王的时候才有用,不然只是一个普通的章。”

“如果天命真的降于我身上,等我有了力量的时候,夜明珠会回到我手里来的。”

“能夺取那些力量的地方是宫;能培育这些力量的地方也是宫;能学习如何统治这些力量的地方,也还是宫。”

玉玺的出现解决了所有的问题,包括各方面的僵局:可能会出现的内战,可能会去倭国的扶余宣,可能当不成王的扶余桂,可能会被灭门的沙道光,随时可能被发现的璋儿的秘密力量,甚至可能被刑杀的脉度水一行人……总之,璋儿的办法造就了一个多赢的局面,这就是顺应天命吧。

哈哈,璋儿和木罗须出现在偏殿的时候,除了扶余桂和扶余优永,所有人的脸色都很难看,沙宅己楼,贵族们,扶余宣,尤其是扶余宣和沙宅己楼,那是被人从后面捅一刀的感觉。不过,薯童要的可不是他们的臭脸色,所以,我也不会仅此满足的。

难怪扶余桂的王位坐不长,天命注定的王亲自来服侍他,怎么能不折寿?

但是扶余优永的狼子野心终于隐隐透露出来了,“附加得到?其实这附加得到我更想拥有。”善花出于女人的本能,感到了一丝不安。

璋儿终于开始要“利用”扶余优永了,这是我最不愿看到的。其实公主也不愿看到,就算是璋儿,自己也不愿意的吧,得跟一个女人周旋,还是杀父仇人。

“要不我们现在逃跑吧。我总觉得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宫里的凶险,璋儿已经隐隐约约感觉到了吧。但我想公主更担心来自其他女人的凶险,是的,我没有用“威胁”这个词,因为璋儿对公主的感情,没有任何女人可以威胁得到,有的,只是其他女人对璋儿的“图谋不轨”。

“无论什么时候薯童公子你想逃跑,我都会跟着你一起逃跑,只要需要我跟你开玩笑,什么时候我都会开玩笑的。薯童公子你周围所有的都是不稳定的,但只有我,只有我在那位置,就算出现需要放弃我的情况,就算出现需要利用我的情况,也会在那里的。”这才是无怨无悔,痴心到家了,所以璋儿除了给公主一个深情的拥抱,没有什么比这个拥抱更能表达感激的爱意了。

璋儿,你早该这么抱抱公主了,这阶段,因为你的累,没有看到更累的公主,没有意识到更累的公主一直是你背后强大的后盾。

第三十七集:“就算在这里也住手吧,不管在哪里怎么开始的,就在这里住手吧。”

璋儿和木罗须顺利进宫,仅凭独享情报这一条就把扶余宣挑拨得团团转。当然,不能高兴得太早。沙宅己楼是一个顽固的对手,因为他自己就可以做卑鄙肮脏的事情,却还要指责木罗须博士的计谋。太学舍走廊上,璋儿和木罗须对沙宅己楼那一顿削皮剥骨好透彻啊,亏他能忍得住那样的冷嘲热讽。不过,璋儿也是为了他好,而木罗须却对他似乎更早就放弃了希望。

沙宅己楼不愿意住手,因为他已无处可去。

所以他继续想出一些损招来破坏璋儿,像打小报告施离间计这样的伎俩也用上了。不过我反而高兴让优永发现公主和璋儿的事情,我不能忍受优永看璋儿的眼神,就像当初我不能忍受金思钦用准公爹的眼神看善花一样。还有,这样璋儿以后就可以在优永面前公开守护公主,或者说公开拒绝优永了。

我不能说优永不自量力,心太高,但她列举的那几样真心,不管是对国家还是对女人,不管是对长辈还是对朋友,璋儿没有一样可以给她的,就算最有可能的朋友吧,因为残酷的政治斗争,也是很难的。我希望璋儿跟她没有任何缘分。

公主毕竟是一个女生,明知璋儿这一去很少机会能回来,恩贞的一句话还是让她分神了。欣慰的是,在宫里的璋儿是整天跟优永在一起没错,但他却一直认真地学习王道,表面上木罗须在教优永,更有心得体会的却是璋儿。璋儿正在迅速成长,木罗须不吝毕生所知,也要把他培养成最优秀的王子。怎么看人,怎么优化组合去用人,怎么治理国家,甚至怎么争权夺权……

如果不是沙宅己楼的捣乱,璋儿的生活暂时就很顺利,在宫里努力学习,偶尔偷空回去见见公主就成了最幸福的事情。真的难忘进宫后第一次回来时,璋儿脸上那幸福的表情。

第三十八集:“你没事吗?请靠在我身上吧!”

公主被优永抓到家里的时候,一开始我对导演很不满,见面的霎那,怎么能让公主那么狼狈、怎么能让璋儿表现那么不到位呢?该给璋儿一个心疼的特写的。想想又自己笑了,那是古代啊,优永是璋儿的上司,又是他明知道的敌人。想要保住爱人,上下级的礼节又不能不顾忌,而且还摸不透优永葫芦里卖什么药的时候,难道让璋儿像琼瑶剧的男主角一样眉头紧锁一脸的苦大仇深猛扑过去吗?哈!

其实,刚听说公主不见的时候,璋儿一下就跑出去了,那样就够了。以及,优永第一次下令杀了公主的时候,璋儿就真的要扑过去了,如果大哥没冲进来的话。还有,优永终于放了他们的时候,璋儿赶紧解开公主的绳子,关切地询问她,拥住她,有那个劫后余生释然的拥抱,这也够了。

这件事就这样顺利结束了,公主反而觉得有点不开心,女人的直觉告诉她,都是因为璋儿的男人魅力,这件事才如此解决的。没错,接下来我都有点不想看了,都怪我,忍不住关注了往后的一些剧情,七拼八凑起来的轮廓是:璋儿往后接受了优永极大的帮助,唉~我跟公主一样,打心眼儿里不喜欢璋儿受到那个女人的恩惠。

有朋友设想过:假如璋儿先遇到了优永会怎么样?我的答案是:那样的话,璋儿也不会爱上她的。

公主和优永最大的区别是:活泼开朗、以及最本质的善良。从小长在王宫——扶余宣所谓的“一出生就被诅咒的地方”,就算是这样,公主也没有学会她姐姐那样的勾心斗角,相反却保有了最可贵稀有的品质——善良。而优永,因为是庶出,又因为家族关系的复杂,从小心理就有阴影,以至于只有心机,而没有王室的大气。除家人外,她的善良是对于璋儿独有的(也许璋儿身边的人也可以享受到),不像公主那样心怀天下百姓。我一直不能原谅木罗须他们刚回来时,她对待太学舍学术腐败的态度,不仅是无视人,也不仅是政治斗争,那是人品的问题。

       PS:喜欢本集沙道光跟璋儿的对话。

沙道光,有过当驸马的机会,有过当太子丈人的机会,都拒绝了。自认为思考方式跟木罗须最接近的沙道光,我很喜欢,不知道他以后会怎么样,至少现在他说着自己和璋儿才能意会的话,我喜欢,因为我一直很喜欢这种有原则的老狐狸。

第三十九集:“我,对陈佳卿,是真心,真心的。”

我开始对编剧们失去耐心了。

说实在的,能创作出如此情节精彩、情感动人、气势也算恢宏的故事来,这个编剧(也许是编剧群)是了不起的,但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一定要有优永公主?或者有优永公主也可以,为什么一定要让观众产生同情优永的观感?难道仅仅是为了能更加证明璋儿的爱情坚定?

我不会同情优永的,也不觉得她的爱情有多哀怨,多可惜。

这一集优永一直在犹豫,一直在想下个决定。我无法相信单纯的爱会是如此天差地别,要不就让他死,要不就是得到他,我无法理解这极端的两面。那么剩下的,唯有一个解释——优永的爱一直围绕利益展开。

优永对璋儿确实有过单纯的感情,就像自己说的,这感情不知道是太学舍斗争的时候开始,还是在使臣案的时候开始的,总之发生过了。不过,那时候的优永,绝不会考虑这个的,她甚至不愿正视这一点,因为身份及立场上的差别太大了。

但现在,优永可以考虑了,她看到了可以正视自己感情的可能性,因为她发现了璋儿的秘密。现在的璋儿是一个王子了,还是正统的。所以,优永现在矛盾的是——依附于不太可能信任的哥,然后一辈子听命于他,还是冒险一搏,最终成为王后?优永不相信公主对璋儿的爱情,她的那句评论很有意思“我就不相信有这么纯真的爱慕,还不是自己想做王后的欲望。”我们都知道“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句话,但我想说得更白一些:优永的言行,直接反映的是优永内心的思想。

父王的病情,优永比谁都清楚。

要尽快做这个决定,优永也比谁都清楚。

而优永对璋儿的感情成分,我们更应该搞搞清楚。

心神不安的公主独倚阑干的样子,璋儿在楼下看得清清楚楚,我想他深深地体会到了公主的无助,也更加确认了自己对公主的感情是没有办法改变的。我也不喜欢他对优永说“只有这个,就算我怎么努力也是做不到的。我,对陈佳卿,是真心,真心的。”难道璋儿就是在这个凝望公主的夜晚稍微努力试过的吗?我没法忍受璋儿的这种“努力”,虽然我也知道,作为一个想要登上王位的男人,他必须如此“努力”。

第四十集:“我不相信,如果仅仅是为了你的复仇心,你怎么肯让善花公主掺和进来?”

一朝天子一朝臣。扶余宣一上台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换人了,原来当王的感觉就是这么美妙啊。这样一比较之下,觉得老天还真是有眼的,病恹恹的惠王扶余桂就不说他了,威德王和扶余宣都是为自己打算的人,所以一个小心翼翼,一个气势汹汹。老天选定璋儿是有道理,只有他才是为百姓着想的。

沙宅己楼对璋儿的恨,当他拷打璋儿的时候,我还没感觉到有那么强烈,木罗须和公主的下跪不能打动他也不觉得奇怪,但从他打算自己向扶余宣公开自己的新罗身份开始,我就明白他的恨有多深了。所以,到此我完全放弃这个人了。

他能明白璋儿和公主之间的感情,所以才那么恨的吧?“我不相信,如果仅仅是为了你的复仇心,你怎么肯让善花公主掺和进来?告诉我理由!”沙宅己楼的判断没错,但他猜不到四子就是眼前这个从小就认识的人。

我不是爱挑优永的毛病,事实上,她并没有毛病,在璋儿遇到危险的时候,善花公主可以去奔波,去下跪,甚至去威胁别人,去准备拼个鱼死网破。而优永,只能在权衡中有限度地担心,当她把山寨地图作为忠心交给扶余宣的时候,她并不知道山寨转移了没有。不过,我高兴她的这份有所保留。对,优永,你做到这一步就好了,再多我就受不了了。
                                                                                            【文\东篱 于 2008年9月20日】

  评论这张
 
阅读(6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