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篱评剧

与有趣人,谈无聊事……

 
 
 

日志

 
 

【东篱笔记020篇】《薯童谣》评析26—30集  

2008-08-06 14:50:39|  分类: 韩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声明:世界上最无聊的事情是看电视剧,比看电视剧更无聊的是重复看同一部电视剧,比重复看同一部电视剧更无聊的是写剧评感想。《东篱笔记》的每一篇,都是东篱无聊时花费了大量时间的产物。希望大家尊重东篱的劳动,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体:请伊妹儿zrzy1975@163.com

------------------------------------------------------------------------------------------------------------------------------------------------------

        第二十六集:“怎么样都行,只要不要分开我们。她就是我在前义城不能死要活下来的理由。”

       看二十六集很累,因为危机四伏,可是我又很期待那个吻,那么男人的璋儿却有那么温柔的吻。璋儿在公主面前总是那么温顺,跟在扶余宣面前大不一样,跟在所有人面前都不一样,因为在公主面前的璋儿,是最本质的,是只属于公主一个人的。

       国境线上一别到现在,中间公主好歹还远远地看过璋儿一眼,还断断续续知道璋儿的消息,可是璋儿对公主,却是什么也不知道。突然之间,得到了公主的消息,得知了她就在自己身边,璋儿的感情再也压抑不住了,山道上的狂奔泄露着璋儿内心汹涌的感情。

       山坡上的互诉衷情,居然有两拨人马在观望。顺便说一下,恩贞的表现很到位。

       我发现,公主从来不叫“璋儿”这个名字,只有从大哥那里突然得知消息时顺着大哥的话念叨了一句“璋儿”,她从来是只称他为薯童的,韩语里的敬语我不懂,就把它听成“薯童公子”了。另一方面也是如此,璋儿从来不面对面叫公主“善花”这个名字,他总是用敬语称“公主”或“小姐”。很有意思,好像爱人之间就是这么特别吧?公主对沙宅己楼从来不会这样,璋儿对优永或者恩贞等其他人也不会这样。

       璋儿成熟了,在公主面前的感情,到了大哥面前,就转而成为担忧和打算,要守护一个爱人,就得是这样。在公主面前是一个温柔的情郎,到了众人面前,就得是一个可以保护爱人的男人。

       就像公主问的那样,为什么他们要爱得那么苦?是历史环境,我觉得众人在当时的历史环境里的表现是自然的,与众不同的是璋儿和公主那种为了爱情表现出来的勇气和毅力。

       绝对不愿分离的两个人,又该面对无尽的危机和考验了。

       首先要过太学舍朋友这一关,“这绝不是你自己一个人的事情,我们刚刚有了一点活头。让她走!”“你知不知道你的存在让璋儿陷入了极大的危机?不止璋儿,我们所有人都跟着你陷入危机?”这样也不能打动公主和璋儿,最终,在毛津努力失败后,这群人都被恋爱中的两个人打动了。所以帮着一起守护。我以为,从这之后,经过了这个莎北城郊外的晚么晌之后,这群人就会一直守护这两个人到底,不管是爱情还是王位。

       公主和璋儿在山坡上的重逢,夜深时坐在门外回忆那个差点成功的洞房,都很甜美。可是,还是比不上得到太学舍朋友认可后看房子的那个镜头。那是要过日子的房子啊,“我有可能不能经常回来,有可能没有想象的那么幸福。”啊,“回来”,多么温馨美好的一个词啊,那是家的感觉。然后,薯童吻了公主,第一次主动的哦,早该这么做了。

       可怕的是另一帮人。

       虎视眈眈的沙宅己楼。

       同样虎视眈眈的扶余宣。

       还有扶余优永。

       我觉得这是三派不同的力量。沙宅己楼志在公主,扶余宣志在太子,扶余优永出于女人的心思,有可能对璋儿图谋不轨。但不管是哪一方的力量,对璋儿和公主的爱情都有害无益。

       还有还有,随时可能出现的新罗国王的侍从武士,随时可能翻脸的百济国王。真是万箭穿心啊!

第二十七集:“以后有这样的事情就要跟我说,我是不想让你一个人去承担。”

上一集吓死我了,想不到事情暂时就这么轻易解决了,对他们威胁最大的扶余宣没有起疑心。沙宅己楼的问题又在内部消化了。

我真是服了公主了,“大夫人是隋朝人,二夫人是波斯人,三夫人是倭国人,四夫人是……”就在我以为四夫人总该是她妈妈了吧的时候,她居然又生出了个天竺人,“五夫人才是我母亲”,呵呵,不错,爸爸的夫人越多越容易隐藏自己。特别是她说父亲子女众多,想找一个最有能力的来继承事业时,不仅我心服口服,连扶余宣都频频点头,暗暗赞许。哈哈,公主真是抓准了扶余宣的心理啦。所以这次会面很愉快。

不愉快的是璋儿见到深夜沙宅己楼出现在公主的房间。现在,沙宅己楼的秘密终于被璋儿知道了,可惜只能是璋儿一个人知道。先知道了是“国敌”,再知道了是“情敌”,为什么公主不把情敌的事情告诉璋儿,因为她不愿意拿这样的问题来困扰璋儿吧,在公主的心里,只愿意有璋儿和自己。当然,璋儿有点生气,“那么辛苦来找我,有了事情就该跟我一起面对。”

看这一集,对沙宅己楼又开始同情了,他真是一个可怜的人。毛津一直很担心璋儿的事情,但既然决定了让他们守护爱慕,她就不再反对,而是开始替璋儿想办法了,派谁去盯着谁,这一招也许会有用的,防范于未然嘛!就像太子也开始防范扶余宣对四王子的迫害一样,总会有用的。

那么,这一集最大的问题是璋儿身份的危机。被扶余宣追杀,惊险极了,我真想杀了那个长得像被狗咬过的大蒜一样的家伙。两个愚蠢的家伙,整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有了大哥的保护,感觉璋儿安全些了,但是还是觉得璋儿的处境凶险,毕竟他的敌人是扶余宣。

公主曾说过,派人出去找矿,就算没有找到金矿吧,也应该能找到别的矿物,就算没有找到别的矿物吧,总能打听到点别的什么。现在果然就应验了,帮璋儿发现了身份之谜,这个价值应该抵得上一座金矿了吧?

第二十八集:“现在我要忘记,只是,只是没叫过殿下为哥哥,只是这一样,会成为悲伤留下了。”

“殿下以后不要孤身出去了,比起找到王子,殿下的安危更重要。”太子如此不顾安危地寻找弟弟,为了四王子,阿佐两次冒险出宫,实在是令我感动。虽然是出于谨慎,璋儿方面对太子的猜疑真令人着急啊,但是又不能怪善花公主,因为她是十分明白王室的勾心斗角有多么残酷的。

毕竟是兄弟情深,那天生的血缘是割舍不断的,璋儿为了太子连死的准备都有了,也令我感动,“从今以后,我会忘了我是谁,只是不能叫你一声哥哥,感到遗憾。”如果不是舍不得公主,如果不是挂念着公主,他早点把事情跟太子说明,不就能免去了那些凶险了吗?比起薯童,我现在更担心阿佐,扶余宣是不会对阿佐客气的。所以几次看到太子回到他住的地方,我都长长舒了一口气,不行,我也是太软弱了。

“我要向太子殿下表明我的身份,如果万一是应该死的王子,我也会遵从太子殿下的意思。”一直守护公主,把公主放在第一位的璋儿,第一次如此明确地把另一个人放在了公主前面(为了救木罗须的那次实在是逼不得已的)。

“那我呢?”公主的追问让璋儿犹豫了。送信的时候,他差点直接就跟太子说了,但关键时刻,还是想起了公主的恳求。爱情的力量是强大的,爱情,有时候也是多事的,但你能怪它吗?不能。公主说的也没错,不是不相信太子,而是不能相信王族,王族总有一些不得已的事情。我担心以后璋儿当了王,对公主也会有不得已的事情,应该不会吧?

扶余宣一直说感觉很不好,我才是呢,心一直怦怦跳,明知道威德王的传位计划一定会被扶余宣发现,我还是紧张得喘不过气来。木罗须,你的力量显然还不够强大,一个毛津,一个璋儿,范虎和恩贞,会遇到什么事情呢?我一看到优永和沙宅己楼就够担心的了。

第二十九集:“是,哥;是的,哥哥;我就是你的第三个弟弟,璋儿!”

血腥的争斗还是开始了。

我没办法写,心快跳出嗓子口了,奇怪,以前看更紧张的片子都没有这样过,看来这次是太投入了。

公主的胆识真是不一般,确实可以当好璋儿的贤内助。

明白了他们各自的立场,对沙宅己楼,对扶余宣,没办法恨。

只是那兄弟相会的场面,深深令我感动。

“每次我有危难,都是你在我身边,每次跟你在一起,我就感觉特别踏实。这就是血缘。”璋儿甚至亲吻了太子,“三弟”!听在璋儿的耳中,该是多么亲切啊,突然之间有了亲人,这亲人还是这么可亲。

第三十集:“这就是血缘,这就是血缘啊!还有什么能阻挡我们!”

因为太紧张,昨晚我居然梦见躺在病榻上的道王子了,他调皮得很,居然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跑到王宫的花园偷偷钓鱼,原来他是怕了王室无情的斗争才装的病。后来被太子发现了,太子很高兴,因为现在他有两个弟弟了。

可是今天迎接我的剧情居然是——

——悲痛。

“已经看见祭台了,走过去就行了,只要从百姓身边走过去就行了。”

听到璋儿说这句话,我心中充满了不详的预感。他们走不过去的,这咫尺之遥的路,阿佐这一生走不过去了。

阿佐太子,已经用他的人格魅力让我服了他,所以太子的死令人悲痛,不仅因为璋儿没能守住,更因为太子的勇气正与日俱增,还因为太子用那种慈爱赞赏的眼光看着他最信任的璋儿,却是老天不遂人愿,兄弟联手的梦想碎了。

“那小子的眼里写满了仇恨。”扶余宣说得没错,我真怕璋儿的眼睛会泄露更多的秘密。

而沙宅己楼眼里写满了奸诈。扶余宣估计得也没错,他是一个比扶余宣更可怕的人。那小子一肚子坏水,我现在真怕了他的办法。
                                                                                        【文\东篱 于 2008年8月06日】

  评论这张
 
阅读(5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