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篱评剧

与有趣人,谈无聊事……

 
 
 

日志

 
 

【东篱笔记018篇】《薯童谣》评析21—25集  

2008-07-30 12:48:39|  分类: 韩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声明:世界上最无聊的事情是看电视剧,比看电视剧更无聊的是重复看同一部电视剧,比重复看同一部电视剧更无聊的是写剧评感想。《东篱笔记》的每一篇,都是东篱无聊时花费了大量时间的产物。希望大家尊重东篱的劳动,转载:请注明出处。纸媒体:请伊妹儿zrzy1975@163.com

-----------------------------------------------------------------------------------------------------------------------------------------------------

        第二十一集:“我反对,理由是璋儿,他在新罗跟身份很高的女人私奔,这个私奔得到了木罗须博士的允许。”

       扶余宣没有发现璋儿,我猜到了;木罗须没能当上太学舍总管,我猜到了;但我想不到居然不是扶余优永联合其他博士搞的鬼,而竟然是沙宅己楼自己跳了出来。

       不过,家门被灭、自己受到陛下抛弃、公主的心又从来不在自己身上,这些事,摊在哪个男人身上都会受不了。那个晚上在客栈外苦苦守候的沙宅己楼,终于完成了最后的蜕变,爱人的犹豫终于令他魔鬼附体,从新罗回来的沙宅己楼再也不是那个急着赶回去救公主的沙宅己楼。

       木罗须看到终于回来的沙宅己楼,就松了一口气,大家都说有他在,木罗须就安心多了,他万万没想到,给自己一闷棍的,就是这个得意门生。就像沙宅己楼吃璋儿和善花醋一样,木罗须对沙宅己楼的态度,也让我嫉妒。我一直觉得,之前,木罗须虽然已经对璋儿的看法有了改观,但在他心里,终究是更器重沙宅己楼一些。

       我想,追求公主无望的沙宅己楼,想要通过百济太学舍总管的职位把势力牢牢抓在手里。因为公主的犹豫,他当然不能原谅璋儿,所以,愤怒离开树下的沙宅己楼身上有一部分东西死了,而仇恨代替了它们。

       我在二十集的预感成真了,那是璋儿和沙宅己楼最后的友好时刻。

       被剥夺公主资格的善花表现很好,是我喜欢的性格,对父王母后是抱歉,对金道含是愧疚,但没了公主身份的善花,反而可以轻松地追求爱情了。公主来到百济,没有什么力量能阻止她来到百济,除了金道含的强求。她会答应他吗?不会吧。
  
第二十二集:“西忠说得对,我要自己站起来。”

女人的问题,可以成为政治斗争的筹码,这是东方古老国家的特色。沙宅己楼的动机我绝对可以理解,但是不能原谅他把话说得那么冠冕堂皇。什么思考方式、什么事实真相、什么按原则做事,其实是为了一个女人,非得把自己搞得那么高尚。在小山坡没能等来公主,最终爱慕失利的沙宅己楼,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在扶余宣家门口,他对薯童说的话,其实真的是掏心窝的话,“我们不一样,你是为了人、为了爱慕会失去目标、也可以更换目标;我是为了目标可以更换人也可以更换爱慕。”不错,谁说当初花郎金道含不是为了家门才对公主动心的呢?所以,现在他也决定放弃这爱慕了,这放弃虽然比他父亲金思钦的来得迟,来得痛苦,但毕竟是决定放弃了。

果然,被仇恨占据的沙宅己楼,要的是新罗。黑齿平不喜欢,扶余宣也不喜欢,野心太大了,背叛木罗须也令人难以喜欢,所以调查一下没坏处的,只是不知道这调查结果早出来还是迟出来。

确认了沙宅己楼的背叛后,木罗须说不会原谅他的话,沙宅己楼呆立在原地好久,那是他良心在对自己最后的谴责吧,以后这样的时刻不会多了。失去控制的沙宅己楼只能在这条道上走到底了,所以良心只能渐渐麻木。优寿会后悔的,因为她站错边了,她断章取义,说错的人是璋儿,被感情冲昏头脑的优寿没有考虑到,关键时刻旧事重提的沙宅己楼才是错的离谱的人。

“金道含说的没有一句是错的,但我的心和身体不听使唤。”“怎么办啊,道含?”“怎么办啊,薯童?”我实在佩服西忠,难怪他会追随公主到底,因为他是一个不一般的人,在公主失去主张的时候,他能一针见血点醒公主,使公主重新振作。“我没告诉陛下的武士,因为公主还没做出任何决定,不管公主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会追随公主的。就算要见璋儿,也不能以这个样子见。”所以做出了决定的公主,离开了太学舍时是充满自信,不说容光焕发,起码也是精神饱满的。因为她明确了目标,不错不错,公主果然是和璋儿一样的人,为了人为了爱情可以不断更改目标。

这件事终究还是过不去,但是我反而期待璋儿和木罗须的被流放。因为我相信了璋儿一定能把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他对太子说:“我会洗清罪过,活着回来的。”我信他,有他在,也会保护好木罗须的,那种环境,也有助于木罗须进一步了解认识璋儿。这一去,更精彩的才会到来,不管是璋儿的人生还是本剧剧情。

第二十三集:“不会屈服的,我会让你屈服的,我会让佐平大人屈服的。”

“我不会屈服的,我会让佐平大人屈服的。”这是一句宣言,被沙宅己楼和扶余宣逼到墙角的璋儿说出这句话时,已经是第二十三集的结尾了,这句话是本集最出色的台词。难得的是,扶余宣听到这句话后,居然露出了一个不易觉察的赞许的微笑,“呵呵呵,我就喜欢你的傲慢和傲气。”是啊,这是他们百济王室成员的特质,扶余宣会感到熟悉的,跟沙宅己楼比较,璋儿不是更有魅力吗?

其实扶余宣说得没错,阿佐现在不能给璋儿力量。璋儿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磨难,将来就会发展成一种力量。

善花和她的随从,璋儿和木罗须,两行人分别都往上达码头去了,在那里,他们都分别遇见了“大哥”,大哥颇有古代侠客的风范,这条线索,将来也许就是璋儿的力量之一。西忠把刀架在大哥的脖子上,大哥验明了公主不是他的仇人之后,面对千两黄金的承诺哈哈一笑,推开刀大笑而去,那气势,马上就让我喜欢上了。公主也看出这个人不是一般人,所以要投靠他。剧情越来越好玩了,这是另一个铺垫。

我迫切希望璋儿拥有力量,因为自从回到百济太学舍,看着木罗须和璋儿还有公主的无力感,我已经很郁闷了,现在,我看到这三个人加上大哥,都那么方向明确,我又有了看剧的动力了。

公主在此间表现出来的见识和胆识,都表明了她以往不是白白得到新罗王的疼爱的。判断力、搜集情报的能力、还有与大哥的谈判时不容置疑的气度,都可以看出这个女孩不简单,她一定会成为璋儿的力量的。

大哥是行都,行都,我估计就是商会会长一类的半官方半民间的角色吧,大哥可怕的不是这个身份,而是他收买人心、急公好义的性格,宋江的弟兄们可以让宋王朝头疼不已,大哥肯定也可以成为璋儿的力量。

木罗须对璋儿的爱护与日俱增,特别是经过了沙宅己楼的背叛,木罗须更疼爱璋儿了,虽然他并不说出来,但毛津最明白,那是与燕嘉谋的缘分,断也断不了。木罗须的能力,连扶余宣都不愿埋没,木罗须一定也可以成为璋儿的力量。

终于矫正过来了,从璋儿在前义城追随阿佐开始,我也情不自禁地堕入其中,其实,我的眼光应该一直追随璋儿和木罗须才对,太子和扶余宣的争斗,可以不必去管他们才对。他们都是为了利益,可是,璋儿是为了爱情。


       PS:这一集对优永的讨厌持续增长,本来不想说,还是忍不住说了,因为这一点,我特别喜欢恩贞。还有,如果我是编剧,我也会安排优寿来发现金思钦与沙宅己楼的相会的,这样比较省事。

第二十四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我觉得我这样做,总有一天会帮到他。”

太子指责扶余宣在用人、养人、育人的时候只有谎言和威胁,根本不具备太子的风范;扶余宣讥笑太子有了父王的提携和正统性也不能拥有一千个力量和一万把剑,所以要自动退让才对。我想,璋儿是两者兼备呢,既有能力又有风范。

太子看待隋朝使臣的事情很有眼光,果然是有风范的。不过这件事的后果,比太子预料的还要严重。死了一个隋朝的使臣,就算在今天,外交官死在他国也是很严重的事,何况隋朝还是百济的宗主国。

因为使臣疑案,因为木罗须的病,璋儿可以离开杀人岛了,我反倒有点可惜,以璋儿的人文关怀的精神,这个岛上的人很可能又会成为他的另一个力量。

“这小子不仅不哀求我,还来威胁我。”沙宅己楼和扶余优永的失利,让璋儿的归来呼之欲出。就算他写给扶余宣的信措辞不恭也阻挡不住他的复出。

使臣案使阿佐和扶余宣这一对堂兄弟相对无言,这两个人是第一次这么和平共处的吧,对太子的风范确实很佩服,为了大局,肯放弃到手的纸张利益和及时打击扶余宣的机会,我想,对这一点扶余宣是心知肚明的。

重新打量扶余宣这个人,还是可取的。固然是有野心的,但使臣案发生后,明白自己该负的责任,是一个清清楚楚的人。还有,出事后,有一次沙宅己楼来找他,他眼里分明掠过一丝嫌恶,沙宅己楼在他眼里是嫩了一点,技术、人品都跟璋儿不能比。

有了公主的加盟,大哥的力量迅速增强。听到市集上人们的议论,我在心底偷笑,我们的璋儿是多么有福气啊,“像仙女一样美丽的女人”呢。

公主向大哥提的建议,会使他们做成一件大案子。为什么?不是想隐藏身份吗?为什么还这么大手笔?面对大哥的疑问,公主在心底默默地说:“我也不知道,我总觉得我这样做有一天会帮到他。”公主啊,你的直觉太对了。你的眼光是没错的,璋儿气质高贵、才能出众、卓尔不群,这样的一个人,注定了不是凡品。你做得太好了,你正在为未来的老公积聚社会成本。

啊,非常期待下一集,因为璋儿虽然不在莎北城,但木罗须博士在啊,跟公主只有咫尺之遥。会相逢的,不用我猜测,片尾的预告就有了。


       PS:有人觉得使臣案这一段是丑化我国形象,我觉得大可不必,那是韩国编剧想出来的,折射的他们自己的内心世界,韩国学者都可以把老子孔子研究成韩国人,那么编剧说火炕、纸张、汉字、中医(韩医)都是他们发明的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对诸如此类的说法,我们不妨置之一笑。


       PPS:木罗须病时,璋儿和他之间的亲情很感人,为了木罗须,璋儿甚至暂时把跟公主的约定放在了一边。

第二十五集:“不愧是薯童,薯童公子你射,全世界都会射中的!”

“他这个人完全有可能,只要他想救一个人,就完全不会考虑自己。”沙宅己楼,算你还有点良心,还知道璋儿的性格。

我还以为璋儿这次要解决问题依然得靠技术活,像上次辨别圣王头颅一样的技术活,但我错了,我想不到这次璋儿玩的是政治手段、打的是心理战术,他赢了,在公主的帮助下赢了,我很高兴看到他们的心有灵犀。

男人就要像璋儿这么强悍,“先恢复我的太学舍身份,我才会说出我的办法。否则,你们什么也得不到。”当木罗须也被抓回来后,他更生气了,“现在我的条件变了,要以开发文印机的功劳,任命我为太学舍技师,任命木罗须博士为太学舍总管。”多么掷地有声啊,很高兴看到他拥有了如此的力量,这力量足以令扶余宣低头!这力量,是智慧,更是勇气!

隋朝使臣把扶余宣逼到了死角,听从璋儿的方法,扶余宣反过来把使臣逼到了死角,这种战争,果然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太子的风范又一次得到了体现,在巨大的困难面前,太子对扶余宣没有落井下石,而更多的是从大局来考虑。

璋儿和木罗须被资格任命的时刻,太学舍多少人在激动啊,真的,又一次感受到了那个大家庭的温暖,只是优寿有点让人失望。璋儿接过任命的时候,想过这是娘的期望了吗?他不是得到了木罗须的认同,而是反过来用自己的力量让木罗须得到了认同。

沙宅己楼的略逊一筹,越来越明显了,“我猜到了璋儿的心思,但没能说服佐平大人,璋儿最终还是如愿了。”原来是璋儿触发了沙宅己楼的灵感,所以才那么强硬向扶余宣提议借助高句丽的。璋儿说还要学习他的无情,会做到吗?我看璋儿对该有情的人,从来不会无情,他的心中有一杆称。我猜璋儿是故意对沙宅己楼讲那个会飞的马的故事,让沙宅己楼更不是滋味,如果是我,我也很想这样不带血地损损他。

木罗须也不敢相信璋儿会有办法,所以才在门外听的,同时站在门外的,还有扶余优永和沙宅己楼,那个办法,三个人都不得不佩服,只不过,木罗须更多的,是发自内心的喜悦和赞许。从木罗须转身对沙宅己楼那个淡然的表情来看,他对沙宅己楼真的是失望透了。

太子对璋儿的赏识,真的是掩盖不住啊,“做得好,做得好啊!”如果他知道这个是他的亲弟弟,又该怎么高兴呢?

韩国编剧真的是善于把剧情搞得此起彼伏啊,害我的心不住地七上八下。公主第二次送信来,差点没把我吓死,那个送信的小工人,先碰上了沙宅己楼,我的心都提到嗓子口了,好在他终于说:“不了,我一会儿再来。”“呼~~~~”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又见沙宅己楼在璋儿那里碰了个结实的钉子,返回来,憋着一把无处发泄的怒火,再次碰上了那个小工人,我说:完了,公主王子的会面肯定又泡汤了。谁知璋儿这回却及时出现了,拿到了那封宝贵的信。

“不愧是薯童,薯童公子你射,全世界都会射中的。”这是一句暗语,一句只属于两个人知道的话,这个时候对璋儿来说,还有比这更甜蜜的暗语吗?

                                                                  【文\东篱 于 2008年7月24日】

  评论这张
 
阅读(6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